新闻是有分量的

复盘:4月的股指期货究竟经历了什么?

2019-05-01 07:54栏目:期货
TAG: 期货

  监管方面,4月19日盘后中金所发布通知进一步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宣布自2019年4月22日起:1、将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调整为12%,2、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调整为单个合约500手,3、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三点四五。具体如下:

  在交易所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后,我们从股指期货三品种的持仓量、成交量和成交持仓比的变动中可以明显看出,股指期货的活跃度和流动性再次得到大幅提升,已经能够较好的满足投资者需求。

  行情方面,三月底以来A股已经从增量式的脉冲上涨,逐步转向存量式的震荡结构。在此期间,宏观数据的发布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整个市场的节奏,具体来看:

  时点一:3月29日,三月份PMI数据公布,超出市场预期。同日第八轮中美经贸磋商局势向好消息传出,也对市场情绪起到提振作用。上证综指在3月份箱体下沿附近拉出大阳线,指数中枢得以进一步抬升。

  时点二:4月3日午后,随着中美贸易磋商局势向好、再融资政策放松等消息传出,加上证监会期货监管部处长焦增军在香港所作报告中提出“中国计划改善外国投资者对股指期货的准入”,北上资金在14:20左右开始加速流入,带动指数大幅上扬。

  时点三:4月8日,受清明假期期间第九轮中美贸易磋商谈判向好影响,A股高开,上证综指盘中创下3288点新高。

  时点四:4月11日盘中,CPI数据公布,超出预期。机构担心滞胀预期升温使得降准落空,指数大跌。

  时点五:4月12日盘中,贸易数据公布,超出预期。机构尾盘回补,指数探底回升。盘后,三月份金融数据出炉,无论从总量还是结构上来看都超出预期。机构再度担心在经济数据向好、财政政策发力、三月货币数据超预期的背景下,四月货币政策是不是没有进一步宽松的余地(边际改善预期降低),从而令A股承压。

  时点六:4月15日,指数在社融数据超预期带动下跳空高开,随后一路走低。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一季度例会再次提到“把好货币政策总闸门”(去年四季度并未提及),叠加社融超预期,使得降准预期再度降温。

  时点七:4月17日,一季度GDP公布,超出预期。同日3665亿元MLF净回笼资金到期,央行开展逆回购操作1600亿元,同时开展MLF操作2000亿元。至此4月降准预期基本落空,指数冲高回落。

  时点八:4月22日,随着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召开,货币政策宽松结束的预期再次升温,指数大跌。在“房住不炒”的影响,地产链相关板块(建材、地产、家电)领跌。

  时点九:4月24日,央行开展2019年二季度TMLF操作,这是该工具创设以来第二次实施,首次为1月23日。二季度降准预期再次下降,同日香港金管局及证监会就“复杂交易”对一家内地银行进行现场检查消息传出,指数探底回升。

  时点十:4月26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修订草案三次审议稿)》并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取消现行证券法规定的证券暂停上市交易制度,对于不再符合上市条件或者有上市规则规定的其他情形的证券,由证券交易所按照业务规则直接终止其上市交易。4月27日,有媒体报道证监会将放宽IPO的盈利要求、加快审核节奏等,证监会回复称“我会坚持新股常态化发行,严格按照现行法律法规规章,对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首发企业进行审核,审核政策没有新的调整”。在业绩地雷的影响下,叠加消息面(证券法草案)和资金面(4月29日是五一节前资金可以卖出取现的最后一天的影响),4月29日盘面再次出现类似今年一月最后一周的恐慌性抛售。据wind统计,截止收盘沪深两市有334只个股跌停。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事实上,四月作为决断期,在历年A股上半年的运行中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年也不例外。从市场趋势来看,众所周知,年初至今A股的上涨主要来源于分母端流动性宽松所带来的估值修复。一旦分母端宽松预期边际收紧,则会对行情的演化起到负向作用。随着三月经济金融数据全面超预期(PMI、CPI、贸易数据、社融数据、一季度GDP等宏观指标均超预期),投资者开始担心四月货币政策没有进一步宽松的余地(边际改善预期降低),而4月1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召开强化了这一担忧。因此在行情方面,随着指数回到前高附近,加上驱动行情的宏观争议再度出现,投资者对后市走势分歧加大。两市成交量出现萎缩,市场风偏不断下降,指数的节奏不断受到宏观数据和货币政策的影响。市场风格方面,由于四月份是上市公司公布年报和一季报的重要时间窗口(4月30日是全部上市公司年报和一季报披露的最后关口),个股存在业绩地雷风险,加上货币宽松预期边际收紧,资金自然倾向于选择具有业绩确定性的大指数进行避险和防御,这也是我们自4月10日开始持续推荐多IH空IC策略的原因。站在当前时点来看,4月10日以来上证50(IH标的指数)确实跑赢了中证500(IC标的指数)。

  进入五月,随着业绩影响的逐渐消退,我们认为股指的走势不会再像四月这样纠结。货币政策方面,从中央政治局会议通稿中“着力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表述来看,宽松的货币政策仍未结束,只是未来更倾向于结构化和定向化,宽信用依然在路上。市场结构方面,考虑到基本面的扰动,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极力推荐多IH空IC的跨品种操作,但是目前来看这一策略已经进入到中后期阶段,上证50继续跑赢中证500的空间比较有限。就二季度后半段来看,我们认为在宽货币向宽信用转换的背景下,叠加科创板的示范效应,预计整体的市场风格将再度表现为成长相对于价值占优、中小市值相对大市值占优,届时建议投资者重新关注多IC空IH的跨品种操作。除此之外,有两点需要格外注意:

  1、关注美元指数、美股和地缘政治对北上资金流入节奏的影响,及其可能对大指数(上证50、沪深300)造成的负面扰动。

  2、如果二季度末期通胀预期全面升温,导致“宽货币、宽信用”向“稳货币、稳信用”切换,届时将对股指的估值产生不利影响。